办卡地址: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零陵北路舜德摩尔财富中心12楼1212室

                         办卡时间:周一至周五 (上午8:30-12:00  下午14:00-17:00)

                         热线电话0746-8538168

永安行,共享出行市场欠你一个王冠

  • 新闻来源: 融中财经
  • 发布时间:2020/10/16 16:14:15
  • 点击量:87

6373801077860791729583912.jpg

永安行公共自行车系统覆盖近300个县市,其中有120多个市、县由公司独立运营公共自行车业务


            在共享出行市场里,永安行一直被遗忘在角落里。

 

            2010年,永安行从成立初,就开展与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销售、建设和运营的业务,这距离“共享单车”概念出现还有4年时间。

 

在共享单车早期的两大巨头ofo和摩拜带领一众小弟混战时,永安行已经成功登录A股。经过几轮增资扩股后,永安行总股本为1.88亿股,以9月25日收盘永安行21.3元的股价计算,市值39.95亿。

 

当滴滴、哈罗、美团还在为三足鼎立市场格局感到不安时,永安行早已实现盈利。

 

对了,顺便提一句,根据2019年年报显示,永安行实际持有哈啰出行7.7363%的股份,估值约18亿元,是除了蚂蚁金服以外的第二大股东。

 

                                                                           共享出行巨头更替

 

         尴尬的是,无论是在共享单车初步发展时期,还是现在已经形成的三足鼎立的市场格局中,有着“共享单车第一股”的永安行总是被排除在外。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2019年中国共享出行市场规模在2700亿元左右,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最后一公里出行需求仍在,根据交通运输部公布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每天共享单车的使用量仍然在 1000 万人次以上,说明目前共享单车的需求量仍保持旺盛。

 

2010年,42岁的孙继胜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市场的机会,创办了永安行,做政府投资的公共自行车系统的研发、销售、建设和运营。


这一年,戴威还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大二学生,距离他创建国内首家“共享单车”ofo还有4年时间。

 

2015年,ofo共享单车才创建一年时间,永安行已经是承接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石河子、准格尔、北京昌平区、日照、章丘、湘潭、佳木斯、邯郸等165个公共自行车系统项目,营收达到约6.2亿元。

 

2015年6月18日,永安行首次向证监会报送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恰逢“股灾”来临,国内IPO暂停,永安行上市未果。

 

这距离胡炜炜创办摩拜还有将近一年时间。直到2016年4月22日,摩拜才在上海召开发布会,正式宣布摩拜单车上线。

 

在共享经济概念的刺激下,共享单车成为当时最为热门的投资项目,而ofo和摩拜也在那时受到资本的格外青睐,在此后的两年时间,ofo先后完成10轮融资,共计14.5亿美元,摩拜也经历了12次融资,总金额超过20亿美元。

 

参与此项目的明星机构多不胜数,滴滴是单一投资最大的股东,总投资额在3.7亿美元。而阿里系的阿里巴巴也砸下3.4亿美元,蚂蚁金服砸下1.4亿美元,是ofo最为重量级的投资方。

 

摩拜的背后投资机构也不容小觑,红杉资本中国、腾讯等知名机构均在其中。

 

从2016年底开始,资本对共享单车模式不断看好,大量的资金涌入这个行业。共享单车行业形成以OFO、摩拜两大巨头和一帮刚刚跑步入场的小弟并存的市场格局,其中就包括在后来成功实现“弯道超车”的哈罗单车。

 

为了抢占市场,背靠明星机构、手握巨量资本的ofo和摩拜两大共享单车巨头带着一帮小弟们,开始了疯狂的扩张过程。

 

在共享单车混战正激烈时,2017年3月23日,站在共享单车风口的永安行再次向证监会报送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4月14日,证监会通过了永安行的首发申请。相比较ofo和摩拜近百万辆的投放量,永安行此时在全国投放的共享单车不过5万辆。

 

在永安行第二次IPO的前几个月,即2016年9月,哈罗单车才刚刚成立。入场晚、资金实力弱的哈罗单车,根本无法像头部玩家那样烧钱扩张,更无法在一线城市与头部平台竞争。因此,其管理层非常注重精细化运营,并制定了“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战略,将目光投向了竞争并不激烈的二三线城市。

 

也正是这一差异化经营思维战略,让哈罗单车能够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共享单车市场得以生存,并且成功实现弯道超车,成为目前共享单车市场的三大巨头之一。

 

疯狂的烧钱的模式,即便是已经有了巨量资本注入的ofo和摩拜也难以维持。到了2017年底,共享单车市场格局出现新的变化,ofo和摩拜都处在严重失血中,账面现金根本不够支撑公司未来几个月的发展。 

 

正是这场混战,让ofo、摩拜元气大伤,并逐渐失去行业霸主的地位。此外,还有一大批共享单车新生力量在这场较量中走向消亡。

 

在共享单车混战基本告于段落之际,刚刚从网约车市场争夺战中抽出身的滴滴,却一头扎进了这个基本已经饱和的市场中,并于2018年1月17正式宣布上线共享单车。

 

与ofo和摩拜不同的是,此时杀入共享单车市场中的滴滴,在商业模式和发展战略上有了新的变化,经历激烈厮杀的资本们,也慢慢清醒,烧钱的模式行不通。

 

2018年4月,美团以27亿美元、外加10亿美元债务,买下摩拜。而ofo也在这一年经历了一系列危机并最终走向没落,至今仍有约15亿的押金未退还给用户。

 

美团收购摩拜单车9个月之后,2019年1月,“摩拜单车”宣布正式更改名称为“美团单车”,产品也将全面接入美团,这时属于“摩拜单车”的时代已然落幕,新的共享单车时代悄然到来。

 

经历四年的沉淀,哈罗单车用户已突破4亿,并实现单车、助力车、景区车市场份额行业第一。

 

                                                                               战事又起?

 

随着众多共享单车公司的倒闭,市场格局和行业的竞争态势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共享出行正从盲目追求规模和速度的粗放模式向更加注重效率的精细化运营模式加速转型。

 

目前市场一致认为共享单车三足鼎立格局已经形成,即哈罗、滴滴和美团。经历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后,共享单车三大巨头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竞争。

 

随着消费场景的不断丰富,共享单车已经无法满足日益多样化的出行消费需求,巨头们也顺应潮流推出了不同场景的共享出行方式,如共享电单车、共享电动车、网约车等。

 

随着市场格局的变动,已经走向平静的共享出行市场,又将掀起腥风血雨。

 

为了吸引用户,滴滴和哈罗相继推出了一系统的优惠活动。如滴滴推出的单车7天畅骑卡,抵扣优惠后仅需要1元;单车30天畅骑卡,抵扣优惠后仅5元。

 

而哈罗单车也推出了app专享卡优惠活动,自2020年7月16日至2020年12月31日,其中连续包月不限次仅需9.5元,90天不限次的价格为36.95元。

 

此外,在电单车投放上,滴滴、美团和哈罗都有不小的动作。

 

2020年3月份,有信息称阿里巴巴主打产品的哈啰与某电瓶车公司谈妥五十万辆共享电单车的大订单信息。进入4月,哈啰出行宣布哈啰第五代共享单车“云行”正式进驻深圳,首批共计投放7.5万辆。哈啰单车结合大数据和物联网技术,在深圳全面推出“定点还车”模式。骑行用户需要通过“哈啰出行APP”在线上找到附近的停车点(地图上标有“P”字样),把车骑到停车点位后,点击“我要还车”按钮,同时手动关锁,实现定点规范停车。

 

在精细化运营方面,哈啰开发了智慧系统“哈啰大脑”,通过算法和大数据来做共享单车和电单车的智能规划、智能调度、智能派单,并推出蓝牙道钉、电子围栏、智慧公共助力车等创新模式。截止目前,采用哈啰大脑智能调度的全国近200个城市。

 

据哈罗单车工作人员透露,2019年,哈啰获得一些毛利,随着业务规模持续发展及效率持续提升,在2020年实现整体盈亏平衡是可预期的。

 

滴滴主打产品共享单车服务平台青桔单车在今年4月份,得到 由君联资本领投的超10亿美金股权融资,而据有关人员表露,共享电单车将是今年青桔的关键发展战略。

 

美团也在5月爆出将在今年购置超二百万共享电单车的信息。

 

                                                                     从未“加冕”的永安行

 

正如前文所说,共享单车市场总是将永安行拒之门外。

 

在共享单车概念尚未兴起时,永安行已经与各地政府就公共自行车业务达成合作,这或许是共享单车早期的存在形式。

 

总之,永安行在开展相关业务时,戴威还是大二学生,ofo和摩拜还是几年后的事情,更别提现在哈罗和青桔。

 

2017年8月7日,永安行正式申购,发行价格26.85元,发行市盈率22.99,发行后总股本9600万股。经过几轮增资扩股后,永安行总股本为1.88亿股,以9月25日收盘永安行21.3元的股价计算,市值39.95亿。

 

在业务方面上,永安行甚至会比上述三家表现的更优秀。根据永安行披露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永安行在共享出行领域先后发展了自行车、助力自行车、共享汽车等多种业务。2020年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7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7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0.67亿元。

 

目前,永安行公共自行车系统覆盖近300个县市,其中有120多个市、县由公司独立运营公共自行车业务。

 

同时,永安行公共自行车业务都是获得了当地政府部门的市场准入,在常州、苏州、南通、徐州、聊城、昆山、泰州、菏泽、枣庄、张家港等30多个城市成功落地,2020年计划将扩展到50个以上城市。

 

此外,永安行已取得常州、阜阳、宿州、潍坊、安阳、盐城、枣庄、淮安、淮南、南通、泰州网约车运营许可证,其他各城市的运营许可证正在相继申领中,并开始试点运营。

 

顺便提一句,根据2019年年报显示,永安行实际持有哈啰出行7.7363%的股份,估值约18亿元,是除了蚂蚁金服以外的第二大股东。